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最新动态 / 正文

探访秀山清溪打铁40年的打铁匠,这项传承千年的技艺已经逐渐走向没落……


作为一个90后,我曾见过的许多事物,有的已经彻底消失在长河中,有的换了一种方式在夹缝中艰难生存。以前在秀山很常见的木匠、石匠、篾匠、铁匠都慢慢的消失了,剩下一些顺应时代发展将新工艺融入传统手工行业的人,还在坚持传承着这些行业。


以前在清溪有一个地方,可以说家家户户都是打铁的,但是因为现代工艺的冲击,廉价的流水线产品在市场出现,很多铁匠都已经关了自己的铺子。前几天听闻清溪岩门场还有零星几户仍在从事打铁这一行,我们便迫不及待的前往探访。



从清溪街上拐进小路前行,问过几位老人后总算是找到了这户人家,还没进门,就已经听见了“铛铛铛”的声音。看来在以前打铁非常红火的时候,根本就不用问路,只需听着各种“铛铛铛”的声音就能找到这些铁匠铺。




“铛铛铛”,清脆的打铁声从屋里传出。这个只有几平米的小作坊里,地面凌乱的散落着各种铁制品,熊熊燃烧的煤炭里埋着被烧得通红的铁器,墙面被常年燃烧的煤炭熏得乌黑,仅有的一个灯泡安装在门框上,这个狭窄的空间只能凭借门口和砖孔透进来的阳光照明。里面不停运转的煤炉和打铁声,似乎在告诉我们这些路人,这里仍然保持着朴素与坚持。



从事打铁这一行快40年的刘师傅,一双发黑的双手全是厚厚的老茧和皲裂,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不知道被火星烫穿了多少个小洞。他守着一方炉火,怀着一身技艺,不知不觉就打了大半辈子的铁。打铁从“欣欣向荣”到“日渐式微”,他已经是这里目前为数不多,仍在坚守着这门传统手艺的人了。


传统的手工打铁,必须由两人完成,声音重的是徒弟,一锤下去要的是力量,声音轻的是师傅,在重锤之后轻敲一下做补充或者修复。锤声一轻一重,节奏强弱分明。而当今的气锤,虽然更加进步有效率,出活儿快,但是那声音却显得单薄——因为已经没有了徒弟。


以前在秀山,只要是称呼里带了“匠”字的,既不用愁生活来源,也不用愁自己的手艺后继无人,因为会有不少人家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当学徒。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大部分年轻人都选择外出工作,很少还有年轻人愿意传承这些要能吃苦耐得住寂寞的老手艺了。



打铁在旁人看来是一件很具美感的过程,只见刘师傅手握一根铁钳,熟练地夹起一块铁材,放在炉火里,不一会儿,将烧得通红的铁材拿出来,抡起铁锤在铁墩砧上反复捶打出雏形。手起锤落间,火花四溅,伴随着“铛铛铛”的声音,看起来蔚为壮观。

铁器在初步雏形打造完毕后放回煤炭里继续烧制,然后放在气锤下继续捶打,昏暗的作坊里刘师傅在火光和机械中来回穿梭,不断有新的产品完成。

一把铁器需要经过取料、打胚、下钢、成形、打磨、淬火等工序才能成品。每一个步骤都有讲究,特别是火候的掌握更是关键,火候不到打出来的东西太软,过了火候成品容易脆断。一把看似普通的铁器往往卖不上高价,却要耗费几个小时的时间。 

据刘师傅说,以前这个地方至少有十几户人家是做打铁这一行的,但是现在已经没得几户了,现在能做的就只是一些镰刀锄头之类的农具了。本来用手工打造的铁器就十分耐用,几年换不了一次。加上现在干农活的人越来越少,需要农具的人也少,就算是要用也是买更加便宜的流水线产品,用坏了直接换新的。所以现在这种手工打的铁器在市场上并不是很吃香,也不晓得他还能再做多久……


在过去,铁匠铺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生活中常用的菜刀、柴刀、杀猪刀、犁、锄头、镰刀、锤子、斧头这些工具更是离不开铁匠,铁匠可以说是老百姓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种职业。

然而,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机械化生产远远超过传统手工的速度,作为一个曾经影响了秀山一代又一代的传统老行当——打铁,已经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不能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只希望当我们老了以后,还能对着自己的儿孙诉说这些曾经在秀山延续了一代又一代的故事吧。



-END-

文字:花灯妹妹

图片:秋天的树


转载声明:我方公众号所有标明原创的文章与未特殊标明的图片均为我方摄影师/编辑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若有侵权我方将通过法律途径依法维权。


0

下一篇:干得漂亮!秀山又集中销毁一批非法烟花爆竹产品!

上一篇:新建毛坯房出售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